-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跟我来。”

    饭后程家人叁叁两两聚在一起讲话,程池上个厕所久久不回来大有掉进马桶之嫌,辛宠初来乍到又不受长辈看好被晾在了一边,要说尴尬,还是有点。

    傅简不动声色的踢了踢她的椅子,辛宠感觉莫名其妙,搬着凳子轻轻地挪开,木质椅子蹭到大理石地板,发出刺耳的声音,一时间所有人都看向辛宠。

    傅简适时解围,“我带姐姐四处转转。”

    傅妈难得看到儿子这么乖巧礼貌的一面,当下笑着同意,嘱咐他小心接待客人。

    辛宠一头雾水,还是跟着傅简走了,直觉告诉她,程池这个弟弟对她没有恶意。

    “你要带我去……”

    “别说话!”ωǒǒ⓵㈥.cǒм(woo16.com)

    他带着辛宠从客厅出来,直接往二楼尽头的房间走去,熟悉的香水气息越来越重,辛宠掩鼻,她对气味比较敏感。

    这个味道好久没有闻到过了。

    程池以前酷爱这种浓厚香气,说是男性荷尔蒙的性感味道,有一次冲辛宠炫耀对着她喷了两泵,害得辛宠鼻炎犯了,狂流叁天的喷嚏。

    辛宠气他说这是骚gay专属款,可能这句话伤到了程哥哥娇弱的自尊,再也没见他用这一系列的男香,再后来他连香水也戒了,偶尔抢辛宠在中国超市买到的six   god喷一喷,自觉香气袭人娇嫩如花,还骗隔壁的英国人说是来自“东方的诱惑”,结果刚出门就被没见过世面的外国蜜蜂叮咬了脸颊,肿的像个发面馒头。

    辛宠以为程池出了什么事,叁步并作两步加快频率跟上同样遗传了优秀基因拥有祖传大长腿的傅简。

    门是虚掩着的,傅简胳膊一伸,让辛宠停下。

    她跟常婧然绝壁是宿敌,恩怨情仇纠缠了好几辈子的那种。

    且不说新仇旧恨前尘往事,但就偷听秘密这事,辛宠统共就干了两回,次次都抓到常婧然现型。

    “你们为什么会认识?是她主动接近你的对不对?”

    辛宠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常婧然,她站在衣架旁边,眼中噙着泪水,楚楚可人,我见犹怜。

    程池被门挡得一干二净,只能看到他伸平的双脚,辛宠推测他应该是大开着腿坐在沙发上的。

    “你管得着吗?”程池的态度十分恶劣,刚才在长辈面前装出的客气有礼已是极限。

    “她喜欢的人是林嘉遇,你别傻了。”

    “林嘉遇是你男朋友。”程池“好心”提醒道,“跟我女朋友有毛线关系。”

    常婧然瞪大了瞳孔,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她是为了伤害我才跟你……你被她利用了,你为什么看不出来!”

    “你就为了说这个事?”

    一种更可怕的念头浮上心头,她指着程池,“你都知道对不对,那你还跟她在一起!你为什么啊程池……你是为了她报复我,还是为了自己?”

    常婧然蹲了下来,她身体前倾,好似是抓住了程池的手,她抬头仰望自己的心上人,“程池你为什么要伤害我,你走错了路,我也走错了,就不能一笔勾销吗?我当初是为了你好啊。”

    程池突然甩开她的手,用了十足的力气,常婧然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

    程池站了起来,进入视线内,辛宠看到了他的侧脸,程池此刻的样子,像极了被踩到尾巴的花生,他的眼神中充满怒气,周遭流动着名为危险的压抑气息。

    程池生气了。

    辛宠从没见过程池发脾气,这个混蛋毒舌傲娇又难伺候,臭毛病一堆,除了一张好看皮囊就剩下脸皮厚从不跟人急眼这一个优点了。

    他捏着常婧然的脸颊,是辛宠从没见过的阴狠模样。

    “是你虚荣心作祟,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不是你碗里的饭,当初的事,我永远不会原谅你。”

    常婧然好似被他最后一句话刺痛了敏感神经,她捏住程池的手,转头想凑上红唇,被程池躲开了,程池抽回了手。

    “我不怪你,不是你的错程池。”

    常婧然扶着旁边的椅子站起来,将及腰长发整理到身后,让它们柔顺的贴在后背,争执过程中摇摇欲坠的发卡被她大力拽了下来握在手里。

    “我会让她碗里锅里都吃不到,我们走着瞧。”

    人在家中坐,锅从天上来。

    辛宠何其无辜,她还没找常婧然算账,人家又给她画上一笔。

    孽缘,真的是孽缘。

    那就走着瞧呗,辛宠摸了摸手腕。

    傅简带着她上了叁楼的小阳台,两人站在宽大的遮阳伞下,烈日晒不到,偶有山风吹过,掀起辛宠的头发帘。辛宠站在上面往下看,能看到这附近一片郁郁葱葱,除了稀少的几条公路,周围都被树木遮蔽,看不到下面的杂草乱生,土壤肥沃。

    相比于市区的车水马龙烟尘塞鼻,这里僻静又孤独,完美符合辛宠的理想温居。就在辛宠悄悄掂量自己得工作几十年才能住上这样的大别墅时,一只松鼠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看着就惊险刺激,辛宠紧张的捂住了眼睛。

    松鼠完成了惊险一跃,辛宠把心安回到肚子里。

    “你没什么想法吗?”傅简终于开口。

    “没有。”敌不动我不动。

    终究是毛头小子耐不住性子,“虽然我们家里人都喜欢常婧然,但我哥不喜欢,我也不喜欢。”

    看他跟程池实在不算兄友弟恭相亲相爱的样子,没想到在某方面倒显得沆瀣一气默契非常,就比如在对常婧然的态度上。

    “所以你带我过去是让我看你哥表忠心。”兴许是怕程家人的态度伤了她这个未来嫂嫂的心。

    傅简没说话,算是默认。

    秉持着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的原则,辛宠一改之前对他没礼貌的不良印象。想到常婧然刚才的话,辛宠解释道,“我跟你哥是好朋友,临时被叫过来演个戏。”

    “我不傻。”

    辛宠只当他明白了没再继续解释。

    “他喜欢你,是真的。”

    傅简的话让辛宠一时失神,反应过来后随口糊弄道,“没吧。”

    傅简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也不管当事人有没有意向听人讲故事,断断续续的讲起了程池的事。

    关于程池的秘密,她从不涉足的秘密。

    “我大舅和舅妈很忙,根本没空管我哥,小学一上完就把他丢到了国外,很少去看他,除了给钱和问成绩基本不联系,最开始的一年,我哥适应不了每周都给姥爷打电话,哭着要回来,我姥爷心疼想把他接回来,可我大舅不让……后来我哥就很少给家里打电话了。”

    辛宠突然想起程池一个人看电影时呆滞的神情,他一直很孤独吧,那么小就离开父母到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该有多害怕。

    辛宠爸妈不要她,可奶奶给了她十分的陪伴,还有邻居家大哥哥,这点陪伴足以让孤僻又封闭的辛宠感到温暖。

    “家里人以为他适应的很好,就更不管他了,结果去那的第叁年,他就因为吸毒被遣返回国。”

    就像是故意做错事想吸引家长注意力的小朋友,他那时候该有多生气委屈。

    一滴眼泪落下,辛宠侧过头试图隐藏,还是没能逃过傅简的眼睛。

    “你猜后来怎么样了?”他突然向辛宠发问。

    “把他丢进戒毒所待几年,出来之后洗心革面重新做人。”辛宠尽量用轻快的语气讲述这段听起来就痛苦非常的经历。

    傅简嗤笑一声,“我大舅不想让人知道他有个吸毒的儿子,就把我哥关进精神病院了,对外说是抑郁症。”

    他的双眼锁定远处一棵矮树,在一群高大挺拔的树木中,那棵矮小甚至有些歪斜的书显得有些鸡立鹤群,看起来孤立无援。

    “一关就是叁年,连我舅妈生病走都没让他出来见一眼,等到确定他戒的干干净净了才给放出来。我哥出来后也没跟家里大吵大闹,直接收拾行李回了英国,五年没回来,除了逢年过节给姥爷打个电话,他几乎断了跟家里人的联系。”

    辛宠想起两人在英国相识的经历,她把晕倒在路上的邋遢汉送到医院,因为身份不明联系不到家属,她在医院守了一夜。

    第二天程池一醒来,就自来熟的抓着她的衣服,“我也是ese,老乡,给买叁明治吧,饿了。”

    再后来就恬不知耻的“赖”上了她,好话坏话说尽都没能甩开。

    “我去那个地方看过一眼,因为我哥情况特殊又总跟其他病人打架,就被单独隔离在一个房间,我大舅没委屈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我哥住的房间挺大。”傅简双手比出一个风景框,将一朵棉花云圈在其中。

    “里面有厕所有书架还放了乐器,我哥就被关在了那里。”

    楼下有动静,寿宴结束了,程家人送客离开。

    辛宠往下看只能看到众人的头顶,她看到程父送常婧然和她父亲离开。他拍了拍晚辈的肩膀,辛宠猜测他在说些“常来玩”“路上注意安全”云云多的客套话。

    辛宠实在不能将眼前这位博学宽厚深受尊敬的长辈跟想象中的将儿子关进精神病院狠心冷面的父亲联系在一起。

    “我哥和常婧然从小一起长大,之前关系还算融洽。”

    傅简转换掉沉重的话题,就在辛宠以为他会拿这事调侃她几句时,傅简语不惊人死不休,抛出另一个重大消息。

    “是她骗我哥进了精神病院,那个鬼地方就是她爸爸开的。”

    傅简伸出一根手指,指向一骑绝尘的小轿车。

    客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楼下恢复平静,这时候傅妈才想起来儿子失踪已久,大嗓门叫他,“傅简,死小子去哪了?”

    “我以为他不会再回来了。”傅简离开时留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分界线——

    充实的一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