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大姐,只有你能救我了,如果我再不能带个正经对象回家,我爷爷会断了我的生活费,你也知道,我就是个搞艺术的穷逼,名气不大,挣得不少花的更多。”

    被公司压榨的几乎失去灵魂,辛宠难得有个假期,提前一天晚上就把闹钟全关了准备窝在床上睡一天,没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就被程池的夺命连环call薅了起来。

    “你对你败家子的自我认知还挺清晰,夸你。不过我要睡觉,不去!”

    “我反省!我是无耻的啃老族,是危害社会公平的有钱蛀虫,没妈养亲爹又不疼,靠爷爷接济才没能去卖肉献身富婆……”

    程池一开始胡说八道,辛宠就准备挂电话,程池跟她心有灵犀,大喊一声差点把她耳膜震破,辛宠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一点,耐着性子听程池胡扯。

    “别挂!你要是不帮忙,断了爷的财路……”程池发出不怀好意的笑声,他声调一转如花上身,抽抽搭搭的说。

    “人家只好搬过去和你同吃同住,为了交合租费,我得努力工作,半夜灵感来了,我要弹吉他吧,弹着弹着可能又饿了,你说我又不会做饭,你得帮我,要是我自己搞,万一煤气忘关了……”

    “够了!地址发我!”

    辛宠起床先喝了一杯黑咖啡消肿提神,但还是困得点头如捣蒜,迷糊着眼仿佛在睡梦中化好了妆。

    杀千刀的程池!辛宠一边咒骂一边恶狠狠涂上鲜艳的大红唇。

    正经对象……

    这个颜色是不是过于张扬了,辛宠又换了更为端庄温柔的豆沙色口红。

    程爷爷八十大寿,辛宠以为是个普通的家宴,预设了各种情景提前编好说辞,但在看到长达两米的桌子横亘在客厅,庞大的亲友团纷纷入座后,她感到了压力。

    尤其在看到常婧然在餐桌上谈笑风生跟长辈们相处融洽,不服输的劲儿更是逼着她。

    要表现好。

    室内空调开的很足,辛宠的胳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但她的手心却不停冒汗。

    程池坐在旁边,仿佛是看出了她的紧张不安,他穿过厚重流苏桌布捉住她的手紧紧地握了握,然后用大拇指摩擦掌心。

    思绪跳转到他们在英国度过的无数个寂寞夜晚,程池就是这样一言不发的抓着她的手喝酒。

    烈酒入喉,从嗓子眼到胃都火辣辣的。

    辛宠看向程池的时候,他正若无其事的跟旁边的长辈说话,程池这人嘴甜,哄起人来很有一套,长辈们笑得合不拢嘴,连连向程池父亲夸奖多年不见他儿子懂事了。

    分明是有些奇怪的。

    两父子一句话没说,程池甚至没正眼瞧过他父亲。

    辛宠是第一次见程池的父亲,他私底下跟电视上的形象相差无二,带着股老学究的气质,不苟言笑,锐利的眼神在程池和辛宠之间徘徊,辛宠被他盯得发毛,自觉假女友的身份暴露了,焦急的手心出了更多的汗液。

    看来爹不疼的说辞是真的。

    辛宠无意于探究别人的家事,可别人对她好奇得很。

    席间七姑八姨的问话全被程池滴水不漏的应付过去,辛宠插不上话,备好的说辞打了水漂,她看了看在程父旁边乖巧回话的常婧然,又对比变成透明人的自己,顿时胸中郁闷非常。

    出于礼貌且因为胳膊太短,辛宠不好夹远一点的菜,只能朝离她最近的凉拌皮蛋豆腐下手。嫩豆腐入嘴,生苦的味道让她立刻皱起眉头。

    辛宠恶作剧的夹了一大块丢进程池碗里。

    程池以德报怨,贴心的伸长胳膊给辛宠夹了两筷子刚上的糖醋鱼,装出温柔绅士模样虚伪的笑着说,“这是我家阿姨的拿手菜,尝尝。”

    “你最喜欢吃的。”程池紧接着递过来一小盘剥好的虾仁。

    程池这孝子贤孙和叁好男友装的像模像样,辛宠暗戳戳为他精湛的演技鼓掌,也配合着他不失分寸的装起恩爱小情侣劝他少喝酒。

    程爷爷看到这情景会心一笑,夸赞程池,“臭小子长大了,知道照顾人了。”

    傅简妈妈在一旁附和,“可不是嘛,浪子回头的戏码终于在我们老程家上演了,这要多亏辛宠闺女啊!”

    桌对面传来敌意的目光,辛宠抬眼正面迎上去,她再不是那个畏畏缩缩胆怯又懦弱的胖女孩了,已经没什么好输的了。

    真不知道是她在帮程池,还是程池帮了她。

    她几乎可以肯定程池知道她所有的想法,回国后跟林嘉遇还有井奇的相遇,足以证明他在试图介入她过去的感情生活。

    辛宠用介入这个词来形容,是因为她并不想让程池插手。

    知道和行动是两码事。

    她承认当初在伦敦认出程池的时候,她想过要利用他。

    她恨常婧然,可她不能伤害程池。

    但欲望和仇恨是会蒙蔽人的双眼的,很多时候,她控制不了自己。

    程爷爷问了几句辛宠的家庭情况,在听到她父母离异跟奶奶长大时,明显有些迟疑思虑。

    就在气氛凝滞之时,程池的父亲开口了,他问常婧然,“然然过几天回英国吗?”

    “是啊,跟男朋友一起回去。”一语戳中辛宠心事,她的眼神中带有挑衅意味,。

    她明明在笑,笑里却掺杂了只有辛宠能看的见的刀子。

    “最近闹了点别扭,正在想怎么哄他呢,等和好了再一起回去。”

    辛宠心不在焉的把弄着垂下的流苏丝绳,听见周围人纷纷劝常婧然,诸如“男人不能惯着”“你给他点好颜色他就能开染坊”的俗套言论,更有甚者直接劝她跟男朋友分手,找寻更好的选择。

    “只是小打小闹,过两天就好了。”

    常婧然表现的痴情,让辛宠一时拿捏不好她和林嘉遇是真的分开还是藕断丝连还有机会破镜重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会得到他,辛宠暗暗发誓,带着一股志在必得的锐气。

    “好好吃饭。”程池又夹了一块排骨给她。

    常婧然的父亲见此叹了一口气,对程父说道,“程池真的长大了,我记得然然小时候就爱追着程池跑,说来也好笑,我当初还想让然然和程池在一起呢,哈哈哈。”

    常父大笑两声掩饰尴尬,程父看了一眼埋头吃饭的程池,“怪这臭小子太混蛋。”

    辛宠算是明白了,人家这意思是看不上她呗,这两位长辈实在幼稚。

    她还没生气呢,旁边那位坐不住了。

    “我混蛋还不是拜您所赐。”程池用筷子敲了敲碗。

    “拉郎配也不看看情况,人家有男朋友,虽说现在岌岌可危,那也不能搞第叁者插足这种事吧,再说了,我女朋友也还在呢,要不考虑考虑我弟,他还单着呢。”

    安静了好一会儿的傅简插话,“我有女朋友了。”

    俩兄弟如出一辙的气死人,搞得人仰马翻。

    其他亲戚眼观鼻,鼻观口,不搅和这趟浑水,只是在几人身上来回打量,高级知识分子也爱看热闹。

    傅简妈妈抓着儿子的胳膊问,“你什么时候交的女朋友?怎么认识的?你才多大!”

    程父气的瞪眼,站起来想大骂程池一顿,但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又颓废的坐了下去,只是说,“我还以为你好了。”

    常父似是对程池这个样子见怪不怪,面上压住火气安慰起程父。

    常婧然面色微愠,吞咽口水的动作暴露了她极力克制怒火的糟糕心情。

    太丢人了……常婧然这高傲的性子何时受过这样的羞辱。

    想到这,辛宠快乐的几乎要手舞足蹈,她静悄悄的观察餐桌上每个人的表情变换,事哪怕关己,也可以高高挂起。

    正当她在心里瞎琢磨一些有的没的时,程爷爷一声大吼,“不想吃饭都滚出去。”

    程池手一抖,鹌鹑蛋掉在了地上,他放下筷子抓着辛宠就要走。

    程爷爷命令道,“站住,坐回去吃饭。”

    ——分界线——

    温馨提示:今天更了两章别错过前面的了。

    明天就要开始苦逼的实习了肥宅大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