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小虫子绕着路灯乱飞,明明寻到了落脚点偏偏又跳起来巡视几圈,橙黄色灯光的照射下,粉末状的物体撒下来,患有密集恐惧症的人绝对不能看到这一幕。

    “烦死了烦死了!”一位少女正不停的踹旁边的电线杆,被糊了好几层小广告早已失去本来光鲜面貌的电线杆可怜的充当了出气筒角色,少女边踢边咒骂,似乎跟人有深仇大恨。

    深夜下班的人路过这里,都会驻足片刻好奇的看上两眼。偶尔有想去询问发生什么事的好心路人,都被同行的伙伴拉走了。

    少女垂着头,刘海遮住了眼睛,只剩下鲜红的嘴唇和苍白的面庞露在外面,身上穿着的职业装和脚下踩的运动鞋十分违和,奇怪举动中无不透露出“我是疯女人,别理我。”的讯息。

    疯女人正是辛宠,她正在闹脾气,赵经理最近在公司日日刁难她,无论做什么都不满意,时不时就找借口臭骂她一顿,莫得半分尊严。严重的睡眠不足让她脾气暴躁,她现在只想打人,把门牙后槽牙全都打掉的那种。

    “辛宠?”有人停在她面前,不确定的问。

    疯女人辛宠抬起头,看清来人后立刻换上端庄笑容,火速扒拉了一下头发,艰难的从大油头里理出两叁根空气刘海。

    “嘉遇哥哥,晚上好。”

    林嘉遇提着两大袋东西,温和的说,“晚上好。”

    见辛宠呆愣愣的盯着他手里的东西,林嘉遇解释道,“回家拿了点东西。”

    “你被林叔叔赶出来了?”毕竟就住隔壁,辛宠对林家的动静关注的紧,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

    她一点不避讳直接问。

    大智若愚,她现在是个傻姑娘。

    林嘉遇没有正面回答,反问她,“你怎么了?”

    辛宠一脸愤恨的收回脚,然后又重重踩在地面活动的石砖上。

    “哎!别提了,公司一堆烦心事,压在心里憋得慌,所以深夜来报复社会。”

    辛宠又踹了两脚电线杆,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

    “要不你跟我说说?再踢下去电线杆就要倒了,我怕你被警察叔叔抓走。”为了配合最后一句话,林嘉遇面上装的严肃,语气里的笑意却藏不住。

    正中下怀。

    “好啊!我帮你提东西。”辛宠从林嘉遇手里抢过一个袋子,袋子虽然不大却挺沉,随着行进发出咣咣铛铛的声音,应该是跟乐器有关的东西。

    在英国的大半年,程池经常带她去健身房,力量训练做了不少,这点重量不在话下,但辛宠还是装出吃力的样子,没提多久就呼哧呼哧的喘上气。

    林嘉遇看她提的辛苦想接手,被辛宠灵活的避开了,“我可以!”

    如果不是黑夜光线暗淡,林嘉遇就能看到少女只是装腔作势,额头上连一滴汗水都没有。

    林嘉遇像只猫,好看的瞳孔在夜间闪闪发光,看到他宠溺的眼神,辛宠眯起了眼睛。

    “嘉遇哥哥,那边有商店。”

    两人在711外面找了一张桌子坐下,林嘉遇进店买了两瓶饮料,给辛宠的是牛奶,给自己的是啤酒。

    林嘉遇打开易拉罐喝了一口,“小丫头,跟我说说吧,谁欺负你了?这么生气。”

    “还不就是公司那群猪头!”辛宠气冲冲的夺过林嘉遇手里的啤酒灌了好大一口,冰凉液体入胃,她不禁打了个冷战。

    辛宠将这几天在公司受到的欺负娓娓道来,省略前因后果,但生气和委屈却是真的。

    林嘉遇看着易拉罐上残存的口红印发呆,辛宠注意到了,装作没看见的拍桌子,牛奶和啤酒腾空跳了一下,差点撒出来,“你说是不是很过分?赤裸裸的职场歧视!”

    林嘉遇被震得回过神,他看着脸皱成一团正酝酿情绪的辛宠说,“对不起啊,工作上的事我也没办法给你什么实质性的建议,毕竟我也还没……如果实在不开心,就别做了,换一份工作,我相信你可以的。”

    辛宠努着嘴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辞职信都写好了,别说我了,说说你吧。”

    话题自然地过渡到林嘉遇身上。

    林嘉遇喝了一口啤酒,“小朋友不要理大人的事。”

    就在他要往嘴里灌第二口时,辛宠握住了他的手,准确的说是握住了他手里的啤酒。她盯着林嘉遇的眼睛认真的说,“我把烦恼分给你,你把烦恼分给我,这样我们的烦恼都能少一点,你以前是这么教我的。”

    “有吗?”

    他记不得了。

    辛宠松开手,乖乖的喝自己面前的牛奶,吸管被咬的扁平,吸起来有些困难,辛宠从钥匙串上取下小刀,把盒子割开一个小口,直接往嘴里倒着喝,牛奶顺着嘴角流到下巴。

    林嘉遇掏出纸巾想递给她,发现她手上也沾了奶渍,只好亲自给她擦。

    辛宠乖巧的凑过去扬起下巴方便他擦拭,似曾相识的画面……明明知道了她的心思,他依旧拿她当没长大的小妹妹。

    这怎么行。

    “你跟学姐是因为我分手吗?”辛宠愧疚的低下了头,“是我当时鬼迷心窍,做错了。”

    即使当初是常婧然陷害她,可她没法解释,只能将错就错。

    “不是,我和她之间……有很多问题,跟你没关系。”林嘉遇又喝了一口啤酒。

    “那你接下来要干嘛啊?”辛宠用两根手指揪住林嘉遇的袖口,看上去很紧张的样子,“暂时……不回英国了吗?”

    林嘉遇点点头,“不回了。”

    他摸了摸放在旁边椅子上的行李,“我想好好思考一下,自己要的究竟是什么。虽然可能会花费很长时间,但如果能想明白,就是值得的。”

    他很迷茫。

    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辛宠是不懂他在执着什么,也没必要了解。

    “我可以喜欢你吗?”主动出击才能赢得漂亮。

    对于辛宠的直接,林嘉遇没有预料显得有些措手不及,他的目光闪躲。

    “我和程池是好朋友。”

    辛宠吞吞吐吐说道,“常学姐好像喜欢他……”

    “我知道。”

    “啊?”

    “你不生气吗?”

    辛宠张大嘴巴的样子有点可爱,林嘉遇看着她笑了,“我不生气。”

    底牌没了……辛宠还在消化信息中,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应和,而后听到林嘉遇自嘲道,“起码她还知道自己喜欢什么。”

    喝完最后一口酒,林嘉遇把易拉罐捏成一团抛进垃圾桶。

    辛宠设想过各种林嘉遇知道后的反应,唯独没料到他早就知晓这件事,那还能心平气和的跟程池一起搞乐队?或许程池知道什么……

    她和程池最大的默契在于两人都藏了秘密,心照不宣互不干涉是好事,但她拿不准程池的心思,知道他想帮忙,但她更想自己解决。

    该让他停手的。

    “我的傻哥哥,我和程池也是好朋友,之前是骗你的!”辛宠红着脸说。

    ——分界线——

    辛影后登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