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她再迟钝也该知道许恃衍对她……有点不一样,或者说,她很早就察觉到了,只是不敢相信这样的自己会被喜欢。

    以前不相信,现在就更不相信了。

    男人,呵。

    辛宠不愿意回忆那天“不欢而散”的细节,但是许恃衍临走前丢给她那个幽深的眼神不时在脑海中浮现。

    她惹上大麻烦了。

    “辛宠,你在干嘛?”

    男同事搭话让辛宠回过神来,复印机亮起红灯,提示可用纸张不足。ωǒǒ⓵㈥.cǒм(woo16.com)

    “啊,不好意思,我去拿纸。”

    辛宠给复印机换好纸后抱着文件回到座位,看着面前堆砌如山的资料,太阳穴突突直跳。

    “辛宠,赵经理刚才来找你你不在,他让你回来之后去他办公室一趟。”有同事通知她。

    没完没了了还,真是没一件顺心的事。辛宠咬咬牙摘了眼镜,临走前重重打了文件一下发泄。

    “这怎么回事?我说过要换个格式吧!”赵经理把文件夹重重的摔在辛宠身上。

    “您上次说这个格式方便我才……”

    “上次是上次,这次是这次,你每回都要这么不按规矩办事吗?”赵经理很生气,站起来指着辛宠骂,“怎么?老板交给你大案子了不愿意做这种基层工作了是吧……像你这种降落伞,吃不了苦就回去,舒舒服服的待在男人身边当个花瓶,别妨碍其他人。”

    “您没说过。”辛宠冷漠打断。

    “什么?”赵经理一愣。

    “您没告诉我要换格式。”

    赵经理没想到辛宠会顶嘴,一时语塞,顺了口气后更加愤怒,他把手里的笔重重拍在桌上,墨水溅到了辛宠的白衬衫上。

    “出去!改不完今天就别下班了!”

    办公室的隔音效果并不好,赵经理这一声吼外面的人都听见了,探究的眼神透过窗户传过来,里面夹杂的几分幸灾乐祸,辛宠当然没错过。

    辛宠捡起散落地上的文件,恭恭敬敬的鞠了一躬走出办公室,带上门的时候听到赵经理阴恻恻的说,“别以为有许董这层关系公司就一定会留下你。”

    想安安静静做完这份工作看来是不可能了,早在老板让她去搭天衍这条线时,辛宠就把辞职信准备好了,她谈不下来合同,离开是迟早的事。

    辛宠对着镜子清理衬衫上的污渍,越揉越脏,这衣服怕是洗不出来了。辛宠有一点肉疼,这可是花了她大半个月工资买的。

    程池说,人靠衣服马靠鞍,要想好看得花钱。在她拿到第一笔工资后拉她去名牌店一顿猛造,辛宠是哭着刷卡出商场的。

    冤家路窄这个路一定说的是女卫生间。

    “有些人真是不安分,勾搭完这个勾搭那个,现在可好,翻车了吧。”周敏在当事人眼皮子底下指桑骂槐,一点不留情面。

    “周姐,别说了。”程璐使了个眼色。

    周敏洗完手也不烘干,直接冲地上甩了两下,水珠溅到了辛宠的皮鞋上,她看起来是在和程璐讲话,目光却对准了辛宠。

    “我只是替赵经理不值得,以为碰到了什么清纯小女生,没想到人家目光远大啊,早就跟厉害人物搭上关系了,哪看得上他啊,白花心思!”

    “午休快结束了,我们回去吧。”程璐把手机屏幕凑到周敏眼前。

    “怎么?看别人背靠大树,你也想去乘个凉?小心别被雷劈个正着!”周敏斜着眼瞥程璐,嗤笑一声出了卫生间。

    “辛宠,周敏姐这个脾气你不是不知道,别往心里去啊,最近比较忙可能有些敏感……大家都是好同事哈哈……”程璐拍拍她的肩膀安慰道。

    原来有同事看到过她和许恃衍一起吃饭,据说二人看起来十分亲密,关系非同一般,加上公司对她“特别照顾”,作为一个小小实习生委以重任,实在招人嫉妒,风言风语开始流传。

    辛宠这才明白赵经理这么多天的针对是因为什么。

    他们说的应该是毕业典礼那天吧。

    大意了,那本就是公司同事经常去的餐厅,辛宠以前只想着君子坦荡荡,可经历了这么多事,现在她也没办法理直气壮跟别人解释说,我跟许大老板清清白。

    谁信啊?你自己信吗?

    一遇到许恃衍,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

    “辛宠,跟天衍的案子,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你别误会,我是看赵经理最近给你安排了很多工作怕你忙不过来,跟天衍的合作是公司的大事情,我也想出分力,你知道的,考核快结束了,如果不能留下来我就要回老家了,我妈催着我嫁人,我真的不想失去这份工作……”程璐的眼中有泪光闪烁。

    正在天人交战的辛宠保持警惕,她可没忘周敏和程璐之前的对话,程璐现在不过是以为她和许恃衍关系亲近,想从她这里讨些好处罢了。

    这人不简单……

    “你能帮我真是太好了!”辛宠装的一脸无知惊喜,心里有了盘算。

    有人想争功就让她去好了,反正她也不想跟许恃衍打交道。

    晚上回家的时候程池打来电话闲聊,两人心照不宣,都没再提毕业典礼那天的事。

    辛宠像竹筒倒豆子一样把这几天在公司的烦心事全说给他,当然扣下了许恃衍这一茬,程池听完骂了几句脏话。

    “自作多情?这人有病吧,几个菜啊喝成这样?长得好看?”

    “不好看。”辛宠诚实回答。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程池宛如担心自家大白菜被猪拱的老父亲一般交待她,“以后离他远点。”

    辛宠自己也在反省,问程池,“你为什么不质疑是我给了他错误的暗示?”

    程池正在吃苹果,一口一口啃得脆响,“不怪你憨,毕竟像这种傻缺臭屌丝,女的多看一眼他就觉得别人对他芳心暗许,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丑样子,呸!”

    似乎是吃到核了。

    想到电话那头程池皱眉的样子,辛宠笑了,骂我憨?

    “这么了解,说你自己呢?”

    “屌丝说谁?”

    “屌丝说你!”

    “滚,挂了,爷要睡觉。”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