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井奇拉着辛宠到了走廊的尽头,旁边就是厕所,实在不是个适合说话的地方,辛宠掩鼻往外走了几步,“不介意站过来一点吧?”

    井奇点了点头,辛宠过于随意的态度刺痛了他。他心有不甘,有太多话想对她说,可眼下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回来多久了?”

    “你拉我来这里就为说这些?”辛宠嫌弃的看着被自己啃秃了的指甲,太丑了。

    那么高大挺拔的人现在垂着头扯她的下衣摆,同以往每次做错事一样求她的原谅,“沉碧和我只是朋友,那天她有事来找我,然后趁我不注意拿了手机。你打电话的时候实验到了关键,我没办法……”

    “什么事?”辛宠其实并不关心所谓的真相,事出有因逼不得已这种,都是借口。

    针不扎在自己身上,永远都不知道有多痛。

    井奇握紧了拳头,他在同自己博弈。

    “我不能说。”

    辛宠啃了一口大拇指的指甲,把边缘处啃平整后才算满意,她啐了一口,把指甲碎吐出去。ωǒǒ⓵㈥.cǒм(woo16.com)

    “一张照片而已!头是她主动靠过去的,也是她逼着你对镜头笑的,是她拿着你的手机不让你给我解释的,明白明白!”

    辛宠阴阳怪气的语气让井奇很难受,只觉胸口发闷,他想为自己辩解,但是话到嘴边又止住了。

    “打赌的事是我们混蛋,这个我没得解释,我向你道歉。”他垂下头重重的鞠了一躬。

    辛宠摸了摸井奇的头发,他换了发型,头发剃的短短的有些扎手。他太高了,大多数时候她只能够到他的肩膀,想像现在这般除非他主动低下头来。

    “大家都这样,我习惯了,不是什么大事。”

    井奇直起身往后退了两步,他被归为了那些人之一吗?没什么特别的……

    “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在怨我没有去找你,我当时在香港,方书打电话之后就去了机场,没想到遇到罢工,我在机场等了一天,等我回来你已经去了英国,只差一点。”

    井奇懊恼的抓着头发,“就那么一点……”

    有什么滴在了地板上。

    井奇哭了。

    那滴眼泪流进了辛宠心里,她突然想再任性一次。

    辛宠死死的握紧手腕问,“后来……后来你为什么没去找我?”

    “当时所有人都告诉我……我以为你和林嘉遇在一起,我不敢去找你,你一直喜欢他,我没信心,我害怕见到你同他在一起……”井奇目光飘忽,不知想到了什么痛苦的回忆。

    “你不信我……你不信我!”

    辛宠笑了,她大笑,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

    这个“所有人”是谁不重要了,事到如今她怨不了别人,是她放不下曾经的执念,让井奇误会,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一步错步步错,你该怨你自己。

    都怪你。

    “他不喜欢你,我知道你们没有在一起,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井奇抱住她,有一滴泪顺着她的脖子淌入肩窝,流到心口。

    辛宠一动不动,任他抱着。

    “在你眼里,我是不是很可怜?最开始我拿你当朋友,而你就像开玩笑一样拿我打赌,我是个耻辱的标签,现在你知道我没有跟林嘉遇在一起,又一次善意大发,想拯救我于水火,我是不是该夸奖你无私奉献,舍己为人。”

    井奇松开辛宠踉跄了几步,他压低身子直视她的双眼,“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我信,井奇,你喜欢我现在的样子吗?”这一次换辛宠凑过去,她抱着井奇的胳膊踮起脚,在他耳边小声说,“谁会喜欢以前那个丑八怪,我也不喜欢。”

    热气打在井奇的脖子上,他像是被烫到了一般推开辛宠,“你还是不信我喜欢你。”

    辛宠冷笑,“无所谓了,别再来找我。”

    井奇不甘心,他再一次抓住辛宠的手,“我会让你相信的。”

    说完捧着她头往上扬,辛宠挣脱不了。

    “井奇,别让我恶心你。”

    “总比你拿我当个路人好。”井奇的脸逐渐放大,辛宠放弃的闭上了眼,不愿意看他的眼睛。

    “打扰?”

    就在两人的嘴唇即将贴在一起时,许恃衍出现了。

    时间如此凑巧,辛宠甚至怀疑男人一直在旁边偷看,直到关键时刻才出手。

    “好事”被打断,井奇只得放开辛宠,松开前还帮她理了头发。

    辛宠讨厌被别人牵着走屈居下风的感觉。

    她突然跑过去圈住许恃衍的脖子,趁男人发愣之际奉上嘴唇,脸贴脸这么的距离,薄荷气息更重,她小心翼翼的喘息着,只敢轻轻摩擦男人微凉的下唇瓣,并无其他动作。

    井奇愣了片刻才上前把两人分开,揪着许恃衍的领带把他按在墙上警告道,“离辛宠远一点。”

    辛宠拿出纸巾对着镜子擦拭晕开的口红,满不在乎的说,“我和他早就上过床了呢,让我想想是什么时候?”

    辛宠歪着头嘟嘴想了片刻,“记不太清了,许先生你还记得吗?”

    注意到男人危险的眼神,辛宠强装镇定把目光从许恃衍那里收回来。

    “哦我想起来了,出国之前吧,确实很早了。”她像是在自言自语,“所以,是我不要你。”

    井奇松开钳制在许恃衍脖子上的手,艰难的扯出一丝苦笑,“姐姐,你恨我,对吗?”

    多么熟悉的称呼,记忆就像张大网,不断绞紧辛宠的心脏。

    “你都不照照镜子吗?”

    “被一头猪压是什么感觉?”

    ……

    辛宠握紧手里的镜子笑着说,“我不会原谅你。”

    这一句是真话。

    “姐姐,我不会放弃的,这一次不会了。”井奇走之前丢下一句话。

    在他消失在视线之后,辛宠瘫坐在地上,她紧紧地抱着自己。

    别怕,我保护你。

    地板冰凉,辛宠坐了一会儿便扶着墙起来了,事情还没完,留下了个烂摊子。

    正当她思考着如何解释时,许恃衍突然将她按在墙上,背脊撞上冰冷的墙壁,辛宠痛的当场飙泪,她使劲推了推禁锢的胸膛,男人纹丝不动,手掌触碰到的骇人温度提醒着她,玩火终自焚。

    辛宠垂下头道歉,“对不起。”

    许恃衍低头看着少女毛茸茸的小脑袋,想到刚才她主动提起的那些往事,他凑到辛宠的耳边,嘴唇触到耳骨。

    “小朋友,你就是这么道谢的?”

    坚硬的牙齿咬上她的嘴唇,辛宠发出呜咽声表示反抗,男人的舌头趁机闯了进来,在她的口腔里大力的搅弄,不一会她的舌头就被吸吮的失去了知觉,彻底放弃抵抗,只剩下手臂在男人胸前推拒着,只是那点力气完全不起作用。

    许恃衍紧紧搂着她的腰朝自己贴近,渐渐下滑的手让辛宠心中警铃大作。

    “爸爸,姐姐,你们在干嘛?”

    辛宠吓得一激灵,一口咬了许恃衍的舌头,两人迅速分开。

    方书和许佳乙正站在走廊上,只见方书用手捂着许佳乙的眼睛,嘴里念念有词道,“少儿不宜!少儿不宜!”

    方书瞪圆了眼,目光在两人身上游荡。

    如此窘迫的场景辛宠竟然想起了黑猫警长,那歌怎么唱的来着……眼睛瞪得像铜铃……

    ——分界线——

    终于改完了,emmm内容又超出了我的预想,无大纲瞎鸡儿写就这弊端…越挖坑越多,尽力在填了…实在填不了就把自己埋了[允悲]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