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哭过一场之后,辛宠打开手机强迫自己给林嘉遇的最新动态下面点了个赞,越是心里有鬼的人越会惺惺作态。

    她把照片放大保存,丢进了一个私密文件夹。

    她没有屏蔽林嘉遇,不曾错过他和常婧然的一点一滴。

    从偷窥别人的幸福中获得隐秘的痛和快感,这样的折磨她受了一次又一次,每次都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饮鸩止渴,剜肉补疮。

    同自己斗争的这么多年里,辛宠学会了如何使自己的情绪收放自如,她骗过别人,也催眠自己,很多时候她自己都觉得她不喜欢林嘉遇。

    整整一周,她都没有理井奇,不接电话,不回微信,但是照常去图书馆自习。

    井奇线上等不到回复,只能每天去图书馆蹲点,辛宠学习的时候他就也在旁边学习,出了图书馆就跟在她身后一直道歉,可是辛宠就是不理他,连看都不看他一眼,权当他是空气。

    辛宠知道自己这样做过于刻薄冷血了,她相信井奇没有恶意,但还是忍不住把怒气施加在他身上。

    只是不想只有自己一个人难受罢了。

    忍受不了这样的冷战,井奇在一天晚上她回宿舍的时候挡在了前面。

    “小辛,上次那件事是我不对,你原谅我好不好,这一星期我心里也不好受。我没有捉弄你的意思,我以为你是有一点喜欢我的……”

    井奇越说越小声,然后低下头来。他自始至终都紧紧抓着她的手,似乎是害怕她又走不见。

    辛宠看着眼前的大男孩,内心复杂。

    在他们相识的近两年时间里,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他如此不自信的一面,不禁让她想起了卑微的自己,有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脑海中成型。

    “井奇,你喜欢我吗?”

    这样的问题方书旁敲侧击的追问过无数次,每次都被她敷衍回去。

    他才多大啊,还不懂事呢。

    事实上眼前的少年不小了,从16岁到18岁,他个子变高了,也长得越发帅气夺目。

    那一吻过后,她不得不正视一个问题,井奇早就不是那个她潜意识里觉得亲切可爱的弟弟了。

    她不是木头,偶尔会思考,不乏追求者的优秀少年为什么会跟她成为朋友。

    最容易得到的猜想也是最先被杀死的答案,骨子里的自卑作祟,她连自作多情的资格都没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这句话并不好听。

    井奇听到她问话的时候有片刻的慌乱,随后冷静下来,目光坚定的望着她说:“没错,我喜欢你。”

    然后他弯下腰来使两人处在一个相同的高度,这样的姿势并不好受,但他想让女孩感受到自己的真诚。

    “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辛宠觉得她该给自己一个机会,可是愿意这两个字怎么也说不出口。

    沉默的几分钟时间井奇却觉得仿佛过去了一个世纪,他的心渐渐沉落谷底,但他不想放弃。

    “你别有压力,就算我们做不成情侣,还是可以做朋友。”

    “但至少现在我想给自己争取一个机会。”

    “我会让你喜欢上我的。”

    井奇循循善诱,辛宠有些动摇。

    不如都给彼此一个机会,试试?

    “好。”

    ㄨIAOSHUO(尛裞)點UΚ

    那天过后两个人一如往常,一起吃饭,一起学习。

    辛宠觉得这样的相处模式挺好的,直到有一天方书轻敲她的脑壳,“你怎么回事?谈恋爱还谈拐回去了,你看看你的态度,对人家客气的还不如以前呢。”

    “有吗?”她没谈过恋爱,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作为男朋友的井奇相处。

    “对比太明显了好吗?井奇看你那眼神像是要偷鸡的黄鼠狼,就差没把哈喇子甩你脸上了。”

    辛宠被方书这个形容逗乐了,想起偶尔井奇会在没人的时候冲她撒娇求抱抱,每当这个时候她都会踮起脚摸摸他的头发说:“乖哈。”

    明明是一只温顺的大金毛!

    辛宠想反驳,可是方书的嘴像连珠炮一样数落她的“罪行”,根本不给她开口的机会。

    A   few   moments   later   ……

    “还有一次,井奇约你看电影,你咋拒绝人家的,不行,要准备期中考试。嗯?”

    耳朵都要炸了,方喇叭同学还要接着说,辛宠忙打断:“计量期中考试,你抄谁的?”

    方书被噎了一下,但还是不服输的要证明她是个无情渣女,爱情干冰。

    “我方某人实名心疼井奇,谁能想到呢,他不仅要天天跟学习君争风吃醋,还得防着女朋友心猿意马她的白月光,我要在他的头顶开牧场,套马滴汉子你威武雄壮~”

    方书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直到辛宠开口问她,“你也觉得我做错了吗?心里明明装着别人,却答应和井奇试试。”

    刚才还欢脱的气氛突然凝滞,少女微低着头,额前的刘海由于疏于打理几乎要遮住眼睛。

    “对不起,我开玩笑的。”

    方书一边道歉一边暗骂自己的口无遮拦,偏偏戳中了朋友最痛的点。虽然辛宠很少跟她提起喜欢的人,但三年的时间,足够她了解少女的心事,那是关于暗恋的苦涩和卑微。

    “哎,你别想太多了。开始的目的是不是始于爱,其实没那么重要,只要在关系中保持忠诚和信任,先恋后爱也同样高贵。你看我跟老白,他刚追我那会儿,我觉得这憨货是疤痢眼儿做梦娶西施,想的美,答应的时候也带点不情不愿稀里糊涂,结果在一起久了,渐渐觉得这人还算能看。不用觉得抱歉,既然井奇说了试试,那他就要做好试错的准备。他喜欢你想跟你在一起,你答应了给彼此个机会,至少现在他快乐你快乐。至于以后,想那么多干嘛,谁又能说得准呢。”

    方喇叭正经不过三秒,又开始胡扯:“说不定你的白月光基因突变成了秃瓢你看见就想吐,也说不定人家弟弟嫌弃你人老珠黄一脚把你踹了搭上年轻富婆。人生无常,生喺当下。靓仔,晓得咩带?”

    辛宠点了点头,觉得她说得有道理。

    方书见自己的话被认可,顿时膨胀起来,开始大谈特谈她的“御夫之道”,辛宠听得津津有味,只当是听单口相声了。

    方书讲得口干舌燥掏出手机看时间,五秒后ㄨIAOSHUO(尛裞)點UΚ“卧槽,我家后院起火了!”

    然后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准备走,走前看了一眼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懵逼的辛宠,招招手让她上车。

    “走,今天姐姐就教你葵花宝典第一招,这招叫做,捉奸在床,不得好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发送任意内容至邮箱po18de@gmail.com获取最新访问地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